脐带血应知应懂 | 残存的一点血,怎么就变废为宝了?

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医学界就已经提出脐带血干细胞移植治愈疾病的思路,受限于当年的配型条件和医疗水准,直到1988年才使这一手术最终得以成功实施:一位5岁美国男孩通过移植妹妹的脐带血逃离了范可尼贫血魔掌,开启了新的人生。

这一著名手术例也奠定了脐带血作为骨髓、外周血以外,造血干细胞第三大来源的“江湖地位”[1]。

美国作为世界顶尖的医疗强国,同时也是脐带血移植的提出方,对脐带血的留存和临床研究十分重视。

实际上,早在1995年,美国就已经着手建立国家脐血库,引领了世界范围内兴建脐血库的浪潮。2005年,美国国会就通过干细胞法案确保了脐带血干细胞研究的经费支持,这使得一流的医科大学或研究中心得以全面开展脐带血的临床应用。截止2022年5月23日,在美国临床试验网站中已登记的脐带血医学实验多达486项,可以预见的是,这些研究成果将为临床实践提供极大的数据支撑和理论支持。

美国脐血库的运营水准同样是世界标杆,其国内最大的自体脐带血库CBR(Cord Blood Registry)自建立以来一直平稳运营,其存储的脐带血超过50万份;而 血液与生物治疗促进协会(AABB,原名美国血库协会)则为其他国家脐血库给予技术指导和认证[2]。在美国的引领下,全球总共建立公共脐带血库156家,存储有80万份脐带血;400余家自体库,保守估计存储有500万份脐带血。由于脐带血应用对配型相合度又一定的要求,存在一定难度,百万级别的存储量相对于世界人口来说仍然极不相称[3]。

我国的脐带血移植起步虽晚于发达国家,但在脐带血的应用上却并不算落后。

自从2009年国内首例自体脐带血移植治愈了年仅3岁(1岁患病)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源源以来,国内开启了对脐带血持续不断的研究及探索,涌现出诸如陆道培、刘开彦、孙自敏、吴敏媛、孙媛等等一大批脐带血领域的专家学者。

专家们对于脐带血带来的好处不吝赞美:中国骨髓移植奠基人陆道培院士直言自体脐带血保存的两大优势——植活速度快并且没有排异反应(移植物宿主病)。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内科孙自敏教授充分认可了脐带血在造血重建和免疫重建上的强大活力,不但可应用于临床移植,还能作为免疫细胞治疗的种子来源。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医疗院长、血液肿瘤科孙媛教授则认为,脐带血治疗红细胞疾病效果显著,并且就目前掌握的病例来看,患者术后的生存状况良好。

也许有人会疑惑,脐带血的价值随着冻存时间的延长,是否会被影响?

其实,在-196℃的低温环境下,脐带血的活性可以长期保存[4]。近期,北京市脐血库抽检一份冻存于1998年3月6日的脐带血,复苏后造血干细胞活性高达99.51%,这表明在中国脐带血冻存有效性已经超过了24年,而这一记录还将随着时光变迁而不断刷新。

我国卫健委(原:卫生部)从1999年开始相继颁布了《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管理办法(试行)》、《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技术规范(试行)》、《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脐带血造血干细胞治疗技术管理规范(试行)》等脐带血相关的法规和制度,这既是以法律层面来肯定脐带血的科研和临床实践成果,也彰显了国家对脐带血价值极其移植技术的认可。

对普通家庭来说,如果有留存脐带血的需求,需要注意应当选择正规的脐血库,确保宝宝的脐带血存储的有效性。

目前在中国经过卫健委批准设置的脐血库一共有七家,分别位于北京、天津、上海、浙江、四川、山东和广东等省市。严苛的采血流程,可靠的冻存环境,专业的人才配备及出库流程,都使脐带血的价值得到充分保障。

对于有经济条件的家庭来说,在宝宝降生时留存一份脐带血,就是为家庭健康提供一份保障以应对日后遭遇不可预知的顽疾的可能性。在存储脐带血时,正规的脐血库还为孩子提供了一份补充的医疗保险,覆盖意外伤害、移植治疗等多个方面(具体医疗保险情况请咨询相关脐血库),进一步减轻家庭提供脐带血移植时可能面临的经济负担。

选择留存脐带血,就是在关键时刻多了一条求生之路。今日话题:你家宝宝的脐带血储存了吗?

✽本文资讯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或采购等决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