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新通路:从“硬件战”红海走向“价值战”蓝海

普通大众联想的印象可能停留在“PC品牌”;一般投资者只识其“硬件”的商业模型;只有最密切的关注者才能洞悉到:多年的新IT基因与产业互联网大势耦合,正在让联想经历生命周期中最美妙的时刻之一。

随着联想加大对产业互联网的布局,以及每年近百亿的研发投入,似乎在向市场宣告其从硬件品牌往智能服务商跃迁的决心。

也正因为如此,作为中国十大核心潜力资产之一,近来联想集团受到中外机构的一致看多。此前,外资机构里昂就将联想集团的目标价提升89%至14港元,国内券商国金证券更是将目标价定位15.68港元。

那么,作为投资人应该如何看待这一变化?究竟为何中外机构如此看好联想集团在智能化时代的发展呢?

01智能化时代风起,联想“卡位”

25年前,尼葛洛庞帝在其著作《数字化生存》中预言,“我们无法否定数字化时代的存在,也无法阻止数字化时代的前进,就像我们无法对抗大自然的力量一样”。

时至今日,万物皆数。在计算机领域,整个行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就在于数字化的广度和深度,而每一轮数字化的进程背后,基本都是大规模计算平台的一次革命性迭代。

从历史上看,平均每12年左右都有一代新的计算平台出现。我们已经经历了IBM主机、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三次计算平台的更迭,从技术发展和商业落地情况判断,我们目前正处于从移动互联网向智能化时代跃迁的分水岭。

随着智能化时代的来临,智能化赛道竞争也在逐渐从「卖硬件」的粗暴式攻城略地,演进到如何满足用户、产业需求的「卖价值」阶段。在这个新兴的战场,除了百度、腾讯、阿里、京东等等一批互联网企业,还有PC领域的“霸主”联想。

从收入看,联想非PC新业务持续保持着高增长,且占比不断提升。以软件服务业务为例,2020-2021财年,公司软件与服务业务年营业额33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近40%,占集团营业额8%。

其中,2020-2021财年四季度,联想软件与服务业务同比增长44%,增速创新纪录。拆分到具体业务,包括设备即服务、基础设施即服务在内的运维服务营业额,同比增长近一倍,达到91%,解决方案服务业务的营业额年同比则增长了65%。

从业务布局看,随着公司的组织架构调整,方案服务业务集团(SSG)成为与IDG、ISG并列的业务集团,并形成了从智能终端到边缘计算、云计算、网络、行业智能的多项业务布局,覆盖客户智能化时代转型过程中的全局需求。

全面的业务布局,以及高速增长的业绩正在表明:联想已经完成智能化时代的“卡位”。

02新IT:联想智能化转型成功背后的“产业密码”

企业依附于特定社会经济的时代特征存在,特定的时代特征又会催生出新的生产关系,进而重构企业形态。换言之,任何企业的崛起,都有一定的时代契机。

联想智能化转型成功背后,正是受益于IT产业的新变局。纵观IT行业的发展历程,IT行业大概经历了四波浪潮:

第一波是PC/Client-Server,诞生了最开始的信息管理系统平台,这类平台一直是最重要且基础的数字化平台,IBM凭借存储、计算等性能优势,脱颖而出。

第二波是Internet/Web,互联网的发展,诞生业务生态系统平台;微软凭借开放性,奠定了IT行业的中枢地位。

第三波是Mobile/Cloud,它是从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开始的,诞生了分析和智能平台、数字安全平台,苹果和AWS是代表性企业。

而当下IT行业的第四波浪潮行则降至-新IT(Intelligent Transformation),即,实现人机融合的智能转型,其价值在于,通过“新 IT”与传统行业的融合,实现新的生产方式,提升生产协作的水平,改变工业生产的生态环境,为新一轮工业革命提供技术基础。

联想正在成为新IT的领军企业。为什么这么说?这个要从联想已经形成了“端-边-云-网-智”架构说起。

随着智能化时代来临,数据越来越多,网络传输速度越来越快,覆盖面越来越广,对云端的存储和计算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传统的“云-管-端”IT 架构开始力不从心。

具体来说,在传统的“云-管-端”架构下,所有终端数据都通过一条网络管道通向云端,进行存储、计算、分析,再传回结果。但智能化时代,数据的数量及对传输速度的要求成指数级上升,如果单纯依靠云端,一旦网络出现拥堵,不仅降低效率,对自动驾驶等智能应用甚至会产生严重影响。

由此,导致了计算力向智能终端一侧下沉,边缘计算应运而生。所以,新的 IT 架构中,不仅包括传统的智能终端、网络和云计算中心,还扩展出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等,帮助各行各业实现智能化转型。传统的“云-管-端”架构也开始向“端-边-云-网-智”进化。

为此铺陈多载的联想,自然迎来了发展契机。从结果上看,依托新一代技术架构,联想已经在智能化转型实践中打造了从国家战略级到省市级、再到产业和企业级的多个标杆案例。

在国家战略级层面,联想助力打造的海南“文昌智城”,为“文昌智城”的建设提供从顶层设计到交付的全周期服务,致力于将文昌的城市管理、教育、农业智能化推上一个新台阶。

在企业端,2020年,联想为中国平安部署了“魔方”智能客服系统。部署之后,平安银行的客户服务系统提供7×24h的人工智能+人工咨询服务+热线电话服务,客户可以从电话、平安手机App接入服务。

而这些案例的背后,都是联想基于“端-边-云-网-智”新一代技术架构的智慧服务解决方案,在智能化时代一次又一次的创新落地。可以说,联想集团是从IT硬件起家,如今已经成为行业智能化解决方案龙头。

03 走向智能化的联想:为产业进化带来「革命性」推动力

从过去几次技术革命看,驱动历次产业革命的核心技术都表现出很强的通用性。

什么是通用性?蒸汽机本身只是一个提供动力的机械,但这种动力却能够驱使成千上万种机器来取代手工;电力融入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人们甚至都觉察不到它的存在,而反过来说,这种「通用性」又表现在,电能的价值并不在于它本身,而是一定要通过结合某种外部介质,从而发挥作用。

一个技术的通用性越强,它结合外部世界的能力也就越强,所谓「革命性」也恰恰就表现于此。这也正是联想算力的价值所在,作为全球第一大算力厂商,全球TOP25大学中17家应用了联想的超算技术,2020年《财富》500强中,有368家企业已经成为联想客户企业。

联想的算力优势又需要一分为二来看:对内,反哺联想已有业务,提升竞争力,如通讯业务、数据中心。对外,在不同的应用场景输出智能,如智慧城市、智慧教育、医疗保健等等,也就是实现所谓的“混合智能”。

领先的算力优势,当然离不开联想长期的研发投入。

研发方面,联想集团可以说算得上全球一流水准。据Wind数据显示,联想每年要花在研发上的投入接近100亿元,这样的投入甚至超过了一部分A股上市公司的市值。高额的投入带来了卓有成效的成绩,目前联想已经在全球建立17个研发基地,4个AI创新中心,研发人员合计超过1万人。全球研发,是联想集团的价值所在。

当我们理解了联想的算力价值,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拥有算力优势的联想在智能化时代的机会?

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工业物联网平台在中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未来市场前景广阔。工业互联网机会有多大?我们可以说一组数据: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测算,2019-2024年市场规模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5.5%,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12500亿元。

回看过去的数次工业革命史,其实也是一部新旧动能和新老巨头的切换史。想当年,当老一代巨头范德比尔特的铁路事业正在蒸蒸日上的时候,在资本推动下,铁路出现过度建设,铁路行业突然面临了无货可运的情况。

与此同时,洛克菲勒放弃高风险的开采环节,选择垄断中游的炼油环节,奠定如同微软一样的中枢地位,并开创管道运输,绕开了铁路的领地,从而崛起为新的巨头,替代了铁路的核心角色,范德比尔特家族走向没落,新旧动能就在这一瞬间,完成了历史的更替。

而往往提前占据新动能发动机的巨头,就掌握了开启下一个时代的钥匙。显然,在智能经济开启之时,产业智能化浪潮来临之时,联想已经手握了这枚钥匙。这也为联想在贯穿新IT的竞逐中,提前拿到了一张胜券。

但仅仅是为自己挖掘护城河,争夺小气候里的一亩三分地,并不是联想的价值和使命感所在。助推中国崛起,驱动全球经济,才是这一代巨头的真正责任所在。

这场史无前例的技术变革正在将人类拉出经济衰退的周期,并将改变每个人的生活,而现在,帷幕已经拉开,桨手们已经就位了。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