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腾讯的时代,只有时代的腾讯

当34岁的扎克伯格、全球超级科技巨头中最年轻的创始人被迫就隐私事件前往美国国会接受议员们的轮番质询,当连接了超过十亿中国人、创造了数千万就业机会的互联网巨头被公众频频质疑,似乎暗示了一个时代的结束:那个将贝佐斯、佩奇、扎克伯格、马云、马化腾们视为偶像、给予特殊关爱的时代。

这并不令人奇怪。当互联网公司从一个独立的商业实体,发展成为一个为经济和社会提供基础设施的公众平台后,它们需要重新在个体价值和社会价值之间找到平衡。

站在商业世界的角度看,变化意味着机会。从过去看,卓越的公司总能在周期更迭中迅速重新定义自己,找到自己新的位置。腾讯亦是如此。

从成立到中国最受关注的公司之一,腾讯只用了20多年的时间。这样的奇迹与腾讯过去的战略有直接关系:从PC时代的“打造一站式在线生活平台”,到移动互联网的开放战略,再到2018年All in产业互联网,都不同程度地帮助腾讯穿越了周围怀疑、犹豫的迷雾,也享受到了最美味的果实。

如今,腾讯迎来了新一轮的战略升级。4月19日,腾讯通过致员工信的方式,正式宣布公司进行战略升级,以“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作为公司的新战略。

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的战略转型,是腾讯在适应社会共治大环境下的一次主动探索。这既是进一步锤炼应变力和执行力、适应互联网新时代的关键一步,也是腾讯作为社会化企业的一次自我进化,它将提高腾讯中长期的确定性。5月20日,在腾讯最新发布的Q1财报中,再次对此进行了相应阐述。

在新时期,投入更多资源创造更好的生态环境——这对像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可能是比单纯的商业层面突破更重要的事情。

/ 01 /

寻找新增长“底座”

Q1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腾讯营收1353亿,同比增长25%;Non-GAAP归母净利润为331亿,同比增长22%。从业绩看,整体依然稳健。其中,to B业务增长尤为迅速,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390亿元,同比增长47.4%。

这背后,离不开2018年腾讯全面转向产业互联网的战略选择。2018年Q3至今,腾讯B端业务的占比从24%提升至29%。

从表面看,腾讯此次的战略升级,只是在原有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基础上,加上了“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人又应该如何去看待腾讯的战略转型呢?

众所周知,企业经营是一个复杂动态的过程,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地发展,尤其在高速变化的互联网领域更是如此,但优秀的企业往往有较强的自我调整能力和市场适应能力。

腾讯作为一家能够持续增长的互联网公司,所谓“业绩增长”只是经营的一个结果。而在业绩持续增长背后,离不开每一次战略升级的牵引:

2005年,腾讯提出“打造一站式在线生活平台”战略,并开始投入新闻资讯、游戏娱乐等新领域。回过头看,该战略明确了腾讯围绕社交搭建生态的发展战略,也为腾讯后来的社交娱乐生态打下了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也正是在第一个战略周期内,腾讯收购了微信之父张小龙的Foxmail,为多年以后拿到移动互联网船票埋下了伏笔。

2011年,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浪风起云涌,马化腾开始推动整个腾讯体系All in移动互联网,并提出平台开放战略。这一战略很好地帮助腾讯找到了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正确姿态。如今,无论是庞大的投资生态,还是持续高增长的微信小程序,都能依稀看到这一逻辑的延续。

2018年,腾讯进行了历史上第三次战略升级,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近年来,腾讯持续加大资本开支,投入于云计算、大数据等数字新基建领域。

2019-2020年,腾讯的资本开支分别为323.7亿元、339.6亿元。到了今年一季度,腾讯资本开支投入更是达到77.34亿元,同比增长20.5%。从投资方向来看,主要投向云设备及设施。

过去一年,腾讯已经陆续在广东清远、江苏仪征等地落地多个数据中心,这些百万级服务器规模的大型数据中心仍在加速建设中。截至目前,腾讯云在全球27个地理区域内运营着62个可用区,不仅成为国内算力最强的云厂商,同时也是日实时计算量最大的公司。

根据Gartner 2021年发布的《Magic Quadrant for Cloud AI Developer Services》研究报告,腾讯云成为唯一两年连续入围的中国厂商。其中,腾讯云AI在“执行能力”(产品、服务、销售等)维度的位次均位居国内厂商第一。

某种程度上说,腾讯云的逆袭,就是腾讯在产业互联网突破的最好证明。这也是腾讯B端业务占比能不断提升的重要基础。

总的来说,过往三次战略转型,牵引着腾讯成为如今市值5万亿的超级巨头。也正因为如此,对投资人来说,理解腾讯此次的战略转型对认知腾讯未来价值至关重要。

/ 02 /

战略升级本质:从用户价值到社会价值

当战略牵引着腾讯的未来,很多投资人会关心,这次的战略升级将把腾讯带向何方。在我看来,回答到哪里去,先要知道从哪里来。这个前置问题预示着,既往20年互联网轰轰烈烈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到了周期性终结的时刻。

2020年以来,种种迹象显示,一场新的变革已经肇始。当互联网公司从一个独立的商业实体发展为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后,平台的竞争开始从产业竞争逐渐转向生态竞争。这样的进化符合其最大利益。

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们的利益愈发与整个生态(也包括社会和经济等)的利益密切相关。这要求它们必须从生态的整体利益,而非仅仅是一己私利出发,并在管理上采取更加开放的姿态,兼顾多方声音。从这个角度看,平台型互联网公司从用户价值向社会价值转型几乎是一个必然。

回顾腾讯过去的每一次战略转型,都是基于外部环境变化的主动转型。这次也不例外。作为首家将追求社会价值写入发展战略里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探索也很值得我们参考。

在这轮调整中,腾讯在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下成立了全新的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这是一个不起眼但极其重要的变化。

大家都知道,传统的CSR都是花钱的部门,这往往也是其很难持续的重要原因。但当其成为独立部门后,腾讯的目标显而易见:希望将其变成一个能够自循环的事情,不要再像之前那样“用爱发电”。

具体来说,腾讯会着力在几个方向上探索路径,分别是基础科研、乡村振兴、教育公平、医疗健康、养老科技、碳中和和FEW(食物、能源、水)、碳中和等。从目前看,腾讯已经在这些领域有了不少落地的案例。

乡村振兴领域,“腾讯为村”是专门为乡村打造的低门槛、易操作的村庄数字化开放公益平台,目前已经覆盖全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16283个村庄和社区,认证村民超过253万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农业农村部依托“腾讯为村”平台开展调查,及时了解农村地区疫情防控、春耕复产、返城复工等情况,为精准防控提供了工作依据。

2020年的数字抗疫中,腾讯健康码快速反应升级,成为全民防疫抗疫工具,诞生一年内总计迎来了超过650亿的访问量;迅速开放免费功能的腾讯会议在2020年累计服务了超过3亿场在线会议,在满足用户需求释放社会价值的同时,也赢得了自身的快速发展。这些都是腾讯以社会价值驱动商业创新的典型案例。

可以说,在产品领域,腾讯已经跑通了“自我发展和社会价值创造并行”路径,未来考验腾讯的是在更多业务和事业部落地并验证这套逻辑。

当然,除了产品之外,腾讯在助力社会就业方面也贡献良多。截至2021年Q1,腾讯的员工已经达到了89228位,较去年同期增长24990位。由公众号、小程序、视频号、微信支付、企业微信等共同构成的微信生态,在2020年衍生就业机会3684万个,同比增长24.4%。

尽管有不少实践社会价值的落地案例,但在一个新兴领域探索,前期终究免不了消耗和试错。也正因为如此,腾讯投入了500亿元的首期资金,为新战略留出了足够的试错与成长空间。

从更大的维度上看,这事对行业的意义远大于腾讯本身。要知道,像腾讯这样的公司进入,可以大幅度拉升这个行业的人才和资本密度,激活更多的商业创新。从这个角度上说,腾讯也算是通过牺牲一部分商业价值,来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

当腾讯开始从单纯关注个体问题转向去探索解决社会问题,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 03 /

吃“螃蟹”的腾讯,如何平衡短期和长期收益?

随着腾讯本轮战略升级,将实现社会价值提升到与实现商业价值同等重要的地位,曾经人们印象中的“后来者”,反而成了新时代下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与绝大部分人理解不同的是,这绝非坏事。当腾讯坦然接受其作为基础设施所特有的公共属性,并积极参与其中,也有助于B端业务的突破。

比如,伴随着新战略的发布,腾讯的B端业务也进行着相应的升级。其中,推动数字化下沉成为其重要策略。基于此,腾讯在CSIG成立区域业务部,探索符合区域客户需求的商业模式,推动产业互联网在区域落地。同时,腾讯也在联合生态伙伴,共建区域下沉渠道,助力更多下沉市场和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

截至目前,基于腾讯WeMake工业互联网平台,腾讯联合合作伙伴已在烟台、重庆、佛山、德州、张家港、西安等超过10个地区和城市落地工业云基地,并搭建了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覆盖长三角(张家港)、粤港澳(佛山)、西北(西安)、西南(重庆)四大区域产业集群。

不断丰富的B端落地场景,正在给腾讯带来新的增长点。如果将腾讯自身的数字化能力比喻为河流的干流,不断延伸的生态场景布局,就是这条河的支流。当支流正在变得交错纵横,腾讯在各个场景的生态建设的越好,相关场景下客户粘性就越强,其作为基础设施也必然会受益。当干流主导的这片水域覆盖的生态区域越来越宽广,长成下一个“亚马逊雨林”也未必没有可能。

而从更长周期的企业发展维度上看,腾讯提出的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完全可以将其理解为一个基于利润以上的追求。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利润之上的追求是奢侈的,不切实际的。但对于顶级公司来说,利润之上的追求却是必不可少的。

为什么这么说?这与企业发展逻辑有关。随着企业规模增加,熵增往往会让组织变得臃肿,缺乏效率和创新。这往往也是大公司最终陨落的原因。从过去看,任何伟大的企业都是对抗熵增的高手。

很多人把创新当成了企业经营的结果,但事实上,创新是一个不断熵减过程。利润之上的追求构建了腾讯伟大的远期目标,正在推动其形成一个不断动态滚动的正向循环。腾讯越来越多的创新技术落地,就是其最好印证。

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研发产生的开支约为389.72亿,相比2019年的303.87亿有不小增幅;其中包括雇员福利开支约人民币316.43亿元,2019年同期为244.78亿元。到了今年一季度,腾讯的研发开支也达到了113.01亿元。

得益于海量的研发投入,目前腾讯AI、安全、区块链等新技术已经全面融入各类消费互联网及产业互联网应用中。截至去年9月份,腾讯人工智能中国专利申请超过5600件,授权超过1200件,AI领域中国专利申请总量位于国内互联网公司第一。

固然,随着新战略的发布,投入加大可能会对腾讯短期业绩形成影响。正如腾讯在财报里所说,全球数字化转型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公司将主动加大投入,将2021年的部分利润增量投入企业服务、短视频等新兴领域。

但拉长周期看,源源不断的创新落地,正在成为腾讯不断发展的动力源。所谓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无论如何,商业进化永无终点,属于互联网公司的新时代才刚刚开始。

回归于投资者视角,一个启示便在于:比追逐十倍股产业逻辑重要百倍的,是对于一家公司在长周期下对抗熵增的能力的捕捉与透视。腾讯能否通过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实现新的自我循环,抵抗住压力和挑战,将决定其未来十年能否继续保持向上生长。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